十八禁的第六異聞帶之王行為延伸探討

討論


回到清單          評論   

作者名稱
Lauyea
時間
9/12/2021 9:19:47 PM
月In幣
0.00

前言



所謂十八禁,指的不是文章中有色情或暴力等內容,而是不建議思想不成熟的人繼續看下去,因為文章中的有些觀點,看起來真的很像是在鼓勵大家作惡,也難怪尼采會被稱為危險的思想家了。

這篇文章的誕生真是一波三折,寫到一半覺得方向不對,又找了一些作品做補充,才比較有回歸正道的感覺,不過這也導致內容越來越多,發表日期也一再延後……

另外還會談到很多作品的劇情,不想被劇透的請不要繼續看下去。



由來



會有這篇文章的原因,是這篇文章的問題

摩根為何要改造無藥可救的不列顛呢?

看到這個問題,就讓我想到最近在看《罪與罰》中,主角拉斯柯爾尼可夫對於自己為何要動手謀殺女典當主,其中原因的深層解釋;這個且容我之後再來詳細說明。

在我之前的文章中,有稍微提過存在主義巨擘——尼采的大名,雖然只是稍微提到他所說的「上帝已死」,不過這次則是尼采的主場。

超人主義



在分析Avalon le Fae的文章中有說到,一個人的夢想,有很大程度是被社會所灌輸的。

那麼,有沒有真正自由的人呢?不為了誰,只為了自己而活的人。

在尼采的心目中,確實有幾個人是這樣活著的,他們就是凱薩與拿破崙等人。



凱薩在任內為羅馬開疆拓土,並且替羅馬帝制打下基礎,成為羅馬帝國的開端。

拿破崙在戰爭中大破歐洲諸國,瓦解傳統的封建制度,建立了現代國家與法治精神的基石。

而摩根在異聞帶中的作為,也很像尼采推崇的行事作風;她將碌碌無為、只會互相征伐的六個妖精氏族統一,開創了女王曆之後兩千年的治世。

他們三人也都迎來了類似的結局:凱薩死於貴族們聯合謀劃的暗殺計畫裡,拿破崙被聯軍打敗後在小島上孤獨死去,摩根則死在失去理智的排熱大公、與其他上位妖精的圍剿之中。

他們的作為都不是當時社會所想要的,卻是一個人自由意志的實現,並且開創了一個新的局面;只是這種存在通常都是反社會的,他們的自由意志建立在打破舊有的體制之上,也因此被舊勢力所反撲。

而這種個人意志與權力的實現,並且帶動整體種族的發展,就是尼采的超人主義。

這裡要補充的是,尼采所謂的超人並不是之前提到的那些偉人,他說的超人是指超越人類的存在;在《查拉圖斯特拉如是說》這本書中有個很生動的描寫,云云大眾就像濃厚的雲層,而偉人們是那些不甘平庸的雨滴,他們墜落於大地上,是超人誕生的前兆,而超人就是那光亮且發出轟隆雷聲的閃電。

如果想要更了解這種超人主義,在《罪與罰》中就有一段劇情這樣去解釋:

在影片中,主角拉斯柯爾尼可夫被懷疑有謀殺女典當主與其妹妹的罪嫌,主角被他不知情的朋友拉佐米欣介紹給正在調查此案的檢察官包弗利;拉斯柯爾尼可夫認為不入虎穴焉得虎子,自己一定可以靠著聰明才智誤導辦案的方向,沒想到檢察官早就已經掌握了許多關鍵的證據……

影片連結

在拉斯柯爾尼可夫寫的文章中,人類被分為兩種人,其中一類非凡的人擁有無視道德與法律的權力,他們可以為了全人類的利益,將眼前一切的障礙剷除;這種想法與Fate/Zero中的御主之一——暗殺者切嗣有點像。



而這種想法,在那時候剛解放農奴的沙俄上流社會知識份子裡非常流行,並且帶動了之後共產主義革命;拉斯柯爾尼可夫提到:「第一類人是現在的人,第二類人是未來的人。第一類人保存這個世界,並為這個世界繁衍同類,第二類人則推動這個世界,領導世界向目標前進。」

就如尼采說過的:「我的時代還沒有到來,有的人是死後才出生。」

這裡打個岔,有稍微讀過歷史的人都知道,拿破崙曾經入侵過俄羅斯,但是失敗了,為何俄羅斯的年輕人還是崇拜拿破崙呢?這在現代人看來有些怪異,不過對當時的俄羅斯上流社會來說可是理所當然。

因為當時的俄羅斯社會才剛脫離封建制度,在封建時期,貴族們都是一盤散沙,沒有國家的概念,自然也就不會有自己的國家被入侵的感受。

而且當時的俄羅斯上流社會都會學習法語,也將懂得法語視為榮譽與地位的象徵,因為當時的法國是世界文化的中心,就像現在有些人說話不時參雜英文一樣。

現在,我們說回拉斯柯爾尼可夫將世人分類的想法,作者杜斯托也夫斯基很明白地指出了這點,而這正是拉斯柯爾尼可夫動手謀殺女典當主的原因;在他的想法中,卑鄙的典當主只會無恥的剝削他人的財富,而他這種天才卻為貧窮所困擾。

因此他想要證明自己的理論,他將自己想成是拿破崙:「如果是那個偉大的征服者,就會果斷地除掉眼前的障礙,開啟他偉大、光榮的征途。」

這起謀殺的背後,單純只是為了證明他不是普通的一般人。

而這,也是他良心折磨的開始。

無法成為超人的大眾



身為樂園的妖精,摩根有著與生俱來的能力,因此不容於弒神的妖精餘孽之間,這很好理解。

在現實生活中,人與人之間的差距,可能比幻想的妖精國還要巨大;人類在進入農業社會後,學會了累積財富、依靠武力剝削他人的能力,漸漸地讓人們產生巨大的社會地位鴻溝。

這也導致一部份人看不下去這種情況,而試圖改變現有制度,例如前面提到過的凱薩與拿破崙,都試圖削弱貴族的權力;但是既得利益者會抗拒變化,就像是元老院的貴族無法接受凱薩的獨裁、歐洲的封建貴族無法接受拿破崙的改革一樣,人類社會有主動排除異物的能力。

而在型月的背景設定中,也有類似的東西,那就是阿賴耶識:靈長的抑止力,人類集體潛意識所作出的安全裝置,也就是一般人的反撲;一旦有危害人類整體利益的存在出現,抑止力就會派出守護者將之抹殺。



抑止力不會容許個體危害人類整體的延續,這就接到下一個主題。

個體太過強大,反而不利於種族的生存



在中國異聞帶中強大的始皇治下,百姓安居樂業,直到兩千年後還是沒有發展出科學文明的跡象;而在現代社會也有類似的情況,一旦大企業壟斷市場,整個市場便會逐漸失去活力、缺乏創新。



中央集權的穩定,不利於多元思想的發展;正因為歐洲各國各自為政,才有個別國家願意冒險走出舒適圈,提供資金給探險家航海。

恐龍活不過環境的劇烈變動,但是歷史更為悠久的細菌卻可以長存至今;各個大陸的大型動物很快就被人類狩獵殆盡了,但老鼠、蟑螂和蒼蠅卻永遠都不會離我們而去。

這可能就是人類會自然老死的原因;如果個體的壽命太長,就會拖累種族的發展。

從學術界來看,也很容易發現這種現象;通常要經過三、四十年,學界才會經歷一次大型的典範轉移,這不一定是中間都沒有重要的科學著作被發表,有些時候是因為一些老的科學家會固守己見,不管是物理學家或是經濟學家都有這種情況,而這可能有幾種原因。

一、損失厭惡:自己辛苦研究半輩子的成果就要被其他人推翻了。

二、稟賦效應:每個人都認為自己的研究特別有價值。

通常要等到一代人都老死,整體思想才會有所進步;如果人不會老死,便可以預想到思想的停滯,就像是中國異聞帶那樣,始皇亙古永存,大地的風景則一成不變。

這也是變種病毒很強的原因,因為病毒個體的壽命短暫,而且變異快速。

穩定帶來停滯



中世紀的東方王權雖然很穩定,卻也讓社會發展停滯不前;雖然現代社帶給人很多痛苦與焦慮,但這恰好是一個希望快速發展的社會所要的。

不能讓每個人過得太爽,不然就沒有競爭的動力了;如果一個國家中有用的人才很都容易獲得安逸的生活,那這個國家就會失去這些勞動力,因此必須要給他們生存的壓力,讓他們處於焦慮之中,才能讓他們願意貢獻自己的能力;這也是尼采的思想之一,他反對叔本華的禁慾主義,主張人們要勇於奮鬥出自己的生命意義,就算那個過程充滿痛苦。

因此在尼采的想法中,年輕人不適合太早開悟,迷茫又焦慮的人們才是社會蓬勃發展所需要的。

從前的羅馬、現在的美國、與改革開放後的中國都是這樣,而韓國則在這方面有點做過頭了;這部分可以參考馬基維利的《李維論》,書中探討了羅馬強盛的各種原因,其中的許多因素跟現代美國很類似。

而說到馬基維利,就不能不提他的《君主論》,可說是統治者的必讀聖經;簡單歸納可以用幾句話說完,那就是統治者必須將國家利益、以及維持統治作為最大考量,有時也要有作惡的決心。

關於統治的守則,CGP Grey做過一個影片介紹過,這裡很推薦對於統治者怎麼維持權力感興趣的人去看一下。



真正的王者不會被善惡之類的觀念所束縛,這點恰好也與尼采的理論接近,尼采認為道德與善惡觀都是弱者用來削弱強者的做法;Fate/Zero中的征服王與英雄王也有類似的觀點。



但如果超人行惡



無視善惡與道德觀念的人,大部分都不是為了所謂人類的利益;不被社會所接受的,通常都是自私的罪犯。

除此之外,擁有力量的人也不一定都會用在幫助社會進步,像是路人超能100裡的鈴木統一郎、死筆的奇樂;說到路人超能100,尼采大概會痛斥影山明明有那種能力卻白白浪費,其實與鈴木的想法有點像呢。



如果可以為了人類的利益放棄善惡與道德觀念,那麼也會間接承認自私、只想剝削他人的惡徒其存在的正當性;就像是《罪與罰》中的斯維德利蓋洛夫,他深知自己的內心醜惡,卻也知道沒有人可以阻止他。

如果偉人可以無視道德,那麼惡人也可以;因為神已經死了,又有誰可以來評斷這一切呢?

就算是為了行善



從歷史的角度來看,二十世紀中種種的不幸,就是人類自以為能夠控制自身命運而造成的後果。



因為人類無法預知未來,就算是看起來對於當下有幫助的事情,事後看來卻可能是罪大惡極;因此人類不應該擅自為了「更偉大的目標」犧牲任何東西,尤其是在盲目的理想當中犧牲其他人的生命。

就像是那句老話說的:「通往地獄的道路,往往都是由善意鋪成。」

如果每個人都接受尼采的思想



那麼這個社會將無法維持下去,因為人類社會就是建立在道德與互助的基礎之上,完全自私的存在通常有害於人類整體,而且會被社會所排除。

這類存在就像社會裡的癌細胞一樣,單純只會利用其他個體,並且對於整體產生危害;但就像生物的演化一樣,社會也仰賴這種劇烈的變化,來讓人類進入另一個階段。

最後的救贖



杜斯托也夫斯基已經為拉斯柯爾尼可夫指明了一條救贖的道路,影山也在師匠的陪伴下成長了,但尼采是反基督的,他不願意接受宗教的救贖,也把能夠使人類獲得幸福與快樂的事物都鄙為安逸與沉淪,他自己割斷求生的繩索,最後把自己逼瘋了。



雖然繞了那麼遠,但總該為最一開始的問題做出我個人的解釋。

我認為摩根改造妖精國的原因,就只是因為「她可以」;因為已經她放棄了原來的使命,不再為了任何人、也不再為了不列顛奉獻自己,而是只為了貫徹自己的意志。

而她也因此沾染了與不列顛妖精同樣的罪孽,再也無法回到樂園中完成她的使命。

直到有另一個與她相當的存在闖入了妖精國度中,那就是試圖恢復人理的迦勒底。

這時摩根才終於在妖精國裡遇到能與她比肩的存在;但是就連藤丸他們,也沒辦法為這個失去使命的救世主帶來救贖。

雖然有些悲傷與淒涼,這也可以說又是一次阿賴耶識的勝利吧?

「許されよ 許されよ 我らが罪を 許されよ」


圖源

參考:
TED-為什麼你該讀《罪與罰》


回到最上面   新評論

第 
 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