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存在主義分析Avalon le Fae

討論


回到清單          評論   

作者名稱
Lauyea
時間
8/16/2021 8:34:52 PM
月In幣
0.00

你有想過,自己活著到底是為了什麼嗎?

身為學生,看著讀不完的教科書;成為上班族,面對做不完的工作;為人父母,為子女的教育擔憂。

這背後的一切努力,真的有意義嗎?

在標榜自由至上的現代,我們身處人類史上個人擁有最大自由的時代,卻也因此時常不知道自己是誰、應該去哪裡,沒有人知道未來長什麼樣子、什麼東西才有價值;少了宗教與傳統價值觀的束縛,人們不再將努力賺錢養家並傳宗接代視為最大的目標,卻也讓許多人手足無措,不知道該怎麼面對充滿不確定的未來,因此在這個物質並不匱乏的年代,有許多人將精力投入虛擬遊戲世界當中,其實在遊戲中課金的行為,與中世紀的人們購買贖罪卷的道理差不多,本質上都是對於現實世界的漠視,只不過贖罪卷關注的是身後的天堂,而遊戲課金則滿足人的慾望與虛榮……

扯遠了,讓我們拉回正題。

身為當代人的你,找不到活下去的意義嗎?

歡迎來到妖精國不列顛。

這裡,是每個妖精都有其存在目標的美好國度。


分析寫作手法


這次的劇情量真的夭壽大,大到已經需要遊戲本體在獲得資訊的時候紀錄在Memo裡面了。

與其相應的是便當太多發不完,中間Flag立得太兇,看到中後段就開始讓人有些麻痺了。

因為劇情量太多,有些地方難免有些套路化,有點容易猜到後面發生什麼事;例如梅芙開始想像成為不列顛之王以後,要去參觀甚至攻打泛人類史,就大概知道她活不久了……

不過也正因為如此,預見到某種劇情要發生時,就會讓人不禁慘叫:「你真的要這樣做嗎?你『真的』要『這樣』嗎?」」

然後這部作品毒殺的情況真的有點多,從創世期的科爾努諾斯、妖精曆烏瑟王,到戴冠式的梅芙,也許是因為雙方的實力差距太多,畢竟六位亞鈴再強應該還是打不過獸神,六個氏族的妖精也不可能對抗巡禮完的樂園妖精;毒殺真是弱者的好道具呢。

這次也比較常利用先發生事情、之後再去解釋由來的寫作手法;一兩次還不錯,太常用就讓人有點膩了,不過在手機這種載體上也沒有太多辦法,加上前面說的套路化問題,只能說這種分量的劇情難免會有這些問題。

話說回來,到底是誰將樂園的妖精流放到不列顛去拯救世界的呢?沒意外的話,大概又是抑止力(蘑菇的意志)在作祟吧w

預言之子的存在意義


正常來說,知道自己存在的意義、以及擁有使命感,會帶給人正向的情緒,但從阿爾托利亞的遭遇來看,很難認為她真的有感到幸福;她是只為了拯救不列顛而從樂園中被流放的妖精,單純只是被樂園賦予使命、以及回應其他人的期待。

因為有妖精眼,因此很容易就體會到泛人類史的事實,並不像奧貝隆講得那麼美好。

因為身為樂園的妖精,因此被氏族的妖精們厭惡,也被弱小的妖精們殘酷的利用。

在樂園的妖精眼裡,不列顛與泛人類史並無太大不同,她自己並沒有很想要拯救不列顛;在巡禮的過程中,封印的記憶逐漸解放,也讓她更了解事情的真相,既然不列顛的妖精們都那麼該死,為何還要拯救他們呢?自己被流放到這裡究竟為了什麼?

就像是現代人在工廠或辦公室中工作,也會時常感受到「我到底在幹啥」的想法一樣。

從存在主義的角度來看,得知人生的無意義讓人很痛苦,但像樂園的妖精這樣生來就抱有拯救不列顛的使命,也是很痛苦;也許,這種痛苦就是無法避免的。

雖然很荒謬,但是日本人特別相信這種宿命論,因為他們的社會就是這樣運作的;在日本有所謂的百年企業,有賤民階級,作家的父親通常也是作家,也有所謂的政治世家,前任首相安倍的父親是前外相,外公、外叔公也都當過日本首相;也難怪日本的年輕人對政治冷感了,畢竟政治真的跟他們沒啥關係。

就算不是生長在妖精國那種世界,人真的有自由去追尋真正想要的東西嗎?

先不說出身與天生能力的問題好了,就連人的夢想,都是由那個時代的社會與媒體製造的。

在古斯巴達,最受尊崇的社會成員是驍勇善戰的男性;在羅馬滅亡後,社會最推崇的是追隨耶穌腳步、清心寡慾的聖人;在十字軍東征時代,每個貴族都想加入聖戰;在巴洛克時代的歐洲社會,一個人的價值取決於他的社交手腕以及舞技;在原始的部落社會中,地位最高的是沉默寡言的獵人;而現代社會,則是靠自身努力在商業世界中的各個領域,去獲得財富、權力以及名望。

人的慾望都是由外在環境塑造的,你的夢想也只是社會對你的期待罷了;就算你真的能夠實現,到頭來人還是會產生新的慾望。

種的利益與個人有所衝突


這個社會只會獎勵行事極端的人;只有在一個領域付出無法想像的犧牲、達到頂尖的水準,才有可能被其他人看見。

而個體越是與其他個體互相比較並感到痛苦、越是想要逃避痛苦而努力,就越會增進整個種族的利益;但對於個體而言,慾望永遠不可能得到滿足、也就永遠處於痛苦的狀態之中。

但人類是社會性的動物,不太可能脫離社會生存下去;雖然社會給人很多壓迫,總比被大自然殺死要好。

摩根的統治


被人性背叛的救世主;如果是一般人,遇上這種事情大概就把妖精全滅了吧?摩根的個性真的太好了。

身為領導者,有時候必須做出不符合自身信念的決定,然後自己的想法就逐漸被所處的位置所影響;要怎麼平衡六個氏族的勢力,要怎麼讓所有人都不服氣卻又不至於起兵反抗,因為每個社會最終都會有地位高低的區別,是否應該果斷的放棄那些弱者?

這裡我想提一個很簡單的小遊戲:Reigns,玩法就是身為統治者,會有無數的選擇出現在你的面前,你可以選擇要或不要,這些選擇會影響四種指標:宗教、人民、軍事、經濟。
一旦四種勢力有任何一個碰頂或見底,都會導致你的統治結束;軍事勢力太強可能導致政變、太弱又會被別國入侵,經濟活動如果太過旺盛,國王則會因為暴飲暴食而撐死w


如果你照著自己的信念去玩這個遊戲,很快就會被人民推翻;玩到後來,就會知道為何屁股會決定腦袋,為了讓統治延續,只能行非常之事。

被貝利爾召喚來的摩根不愧是魔術的天才,在當晚就解析了迦勒底的召喚機制,將自己靈子轉移到過去;其實也不能說是回到過去,比較像是把自己在泛人類史的記憶傳授給妖精國的自己。

而在當晚就被Servant殺害的貝利爾,表現跟空境的橙子很像,明明自己已經死過一次,卻不會因為這種矛盾而發瘋;不過也是,畢竟都可以把相依為命的老媽隨手宰掉了,這就是魔術師這種生物啊!

然後有個我看這次好像很少人提的重大資訊:貝利爾是妖精——魔女的孩子,還與神秘的第一魔法和植物科有關係;雖然有講跟沒講好像差不多,但這些東西應該也夠日本的那群TM廚分析出很多東西了w

預言的誤解



然後是我對於預言的誤解,看到這裡,我以為後面會有驚人逆轉,一直以為最後會是帕凡希登上王座,因為摩根被眾人分屍的時候她人就在旁邊看著,我就覺得難道血染的預言之子說的是帕凡希?不過最後看來,事情就跟預言的差不多就是了……

圖源

如果是帕凡希成為真之王的話,想想也是挺有趣的;如同阿爾托利亞的希望之星,帕凡希就是摩根的星星,沒想到最後成為了祭神的神核……唉,作家果然都是一群玩弄人心的邪惡生物呢w


人類的惡意,並沒有隨著文明的進步而消失,反而被放大了;就如同盧梭的想法一樣。

對於知識與道德的關係,對於盧梭而言,擁有知識令人變得虛偽。盧梭認為,自從擁有知識以來,人就變得彬彬有禮,習慣對其他人有禮貌,而導致缺乏美德的人,表面上亦看似擁有美德。這樣不單止令到所有人都因為遵從禮儀,而不敢展示出真正的自己,亦令到人難以真正認清其他人的真面目。真誠的友誼,真正的敬意,亦因人心難測而不復存在,而懷疑、恐懼、冷酷、戒備、憎恨、背叛,就一直隱藏在禮儀背後。 ——Wikipedia《尚-雅克·盧梭》
 不過盧梭的話雖然說得很漂亮,行事作風卻很難讓人苟同就是了;因為做過的狗屁倒灶事情太多,他後來還出了一本《懺悔錄》來反省自己的罪孽;寫悔過書還可以出書賺錢,應該也沒有多少人想得到吧?

妖精的原罪


說到罪孽,那就要來講不列顛妖精們的原罪了,這一切都要從妖精國的創世期開始講起,沒有同理心、只顧著玩樂的妖精,因為玩耍而忘記製作聖劍,這個看起來有些惡搞的歷史分歧點,不禁讓我想起了《蒙提派森與聖杯》這部電影的一個橋段。



“Listen -- strange women lying in ponds distributing swords is no basis for a system of government. Supreme executive power derives from a mandate from the masses, not from some farcical aquatic ceremony.”
「聽著,奇怪的女人躺在池塘裏面分發寶劍,才不是政府系統的基礎。最高權力的執行者,是被人民群眾選出來的,而不是什麼滑稽的水上儀式。」
 因為偷懶而導致島嶼被外星勢力蒸發,只剩下無之海;還把過錯怪到因為可憐他們而前來的獸神頭上,將獸神毒殺後又把獸神的巫女綁架來做為生產人類的道具,想想真的挺該死的;而這,也就是不列顛妖精們的原罪。

不過說到弒神,泛人類史也同樣以現代科學與文明弒神,因此尼采才說出「上帝已死」。

前面有說到,在羅馬帝國滅亡後,歐洲進入思想的黑暗時代,因為有能力的人都將精力花費在探討神學上,教會也表明一切的知識都在聖經之中,這段時間的文藝與經濟活動都陷入停滯,但正是因為那個時代的宗教力量非常強大,在壓迫思想的同時,也同樣維持了最基本的社會秩序;現在還開始有人為那個時代打抱不平,例如一個針尖上可以有幾個天使在上面跳舞的問題,雖然看起來是神學方面的討論,但實際上是有關量子物理的探討,證明了黑暗時代還是有思想存在,只是被包裝成神學的樣子了。

而失去信仰的現在社會,人們對於存在的意義手足無措,一旦政府喪失應有的功能,例如經濟崩潰導致通貨失去作用,人們缺少賴以維生的交易手段,就只能透過最原始的方式進行互動,而這種情況如果持續太久、導致人們之間的信任崩潰,便會產生內亂與軍閥割據。

因為神已經死了,妖精們沒有約束力,便只會不停地內亂,直到最後出現了獨裁者摩根,用壓倒性的武力統一了不列顛,妖精文明才踏入正軌。

獸神的詛咒


殺死摩斯就會受到詛咒,有點像是生物界的毒物累積,越高等的掠食者,體內毒素越多,而這種毒素正是弒神的罪孽。

伍德華茲也因為把摩斯之王宰了,而被下了氏族中終將出現黑犬厄災的詛咒。

希望之地


妖精們的樂園、無罪的阿瓦隆,讓人想到烏托邦……不,那就是烏托邦。



看起來跟想像的差不多,那裡並不是人類可以生存的地方,因為人已經偷嘗過名為意識的禁果。

人的意識誕生於痛苦之中,因為經過天擇的基因要求人必須活下去繁衍子嗣,為了這個目的,人才會生而追求快樂、逃避痛苦,但是一昧的享受快樂並不是人類想要的,因此我們才會來看蘑菇寫的胃痛劇情w

這裡我想介紹Jordan Peterson討論杜斯托也夫斯基的作品,《地下室手記》中作者以主角的口吻,對烏托邦這個概念作出的精采批判。



想看中文版的,可以參考這個影片,從1:13:50開始。

人類是無法在那種環境下生存下去的,只因為人類必須知道自己生存的意義,如果你單純只給人類他想要的快樂,他很快就會感到無聊,當這種情況一直存在,人類就會發瘋;人雖然一直在追求幸福與快樂,但實際上人也需要感到痛苦,才能讓不那麼痛苦的時刻看起來彌足珍貴,才能透過痛苦找到人生的意義。

妖精眼的持有者


持有妖精眼的三人:放棄使命的摩根、厭惡妖精與一切的奧伯隆,以及與迦勒底相會、遇見瑪修與希望之星的阿爾托利亞。

先不提出身與使命都與其他兩人差太多的奧伯隆,摩根與阿爾托利亞的差別只在於是否有繼續完成自己的使命而已。

當人逃避痛苦時,同樣也會失去感受幸福的能力;因為不想再經歷一次失去烏瑟王的痛苦,摩根選擇了封閉自己的內心,強硬地統治所有妖精,並且擅自為妖精們安排解決大厄災後的倖存結局;儘管身在卡美洛的上位妖精並沒有比其他下等妖精更有活下去的價值,但看在摩根眼裡,除了帕凡希以外的妖精,應該都差不多吧?

因為長時間切斷自己感受痛苦的能力,摩根也漸漸變得冷酷無情;只有在迦勒底來訪之前,少女的心境才又稍微雀躍了起來,雖然來者很可能導致不列顛的毀滅,但是摩根還是不禁暗自期待,泛人類史的各位會怎麼看待她可愛的妖精國度。

不能因為可能會絕望就不抱持任何希望,不能因為會受傷就拒絕相信任何信念。

其實摩根一開始的處境比阿爾托利亞好多了,有收留自己的雨之氏族,有一同冒險的夥伴;阿爾托利亞在遇見迦勒底之前真的過得超慘,也沒有跟她一起巡禮的夥伴,沒有力量又受眾人厭惡的她只能流落到邊緣的無名之森,不過上天(蘑菇)還是沒有辜負她,讓她在那裡遇見了自己唯一的希望之星。

奧伯隆


說了那麼多,終於要講到闇之王子了。

不知道看到這裡的人有沒有去看前面那個介紹地下室手記的影片,我在這裡先稍微介紹一下。

地下室手記的主角是地下室人,有點像是前面提到的盧梭,他也在地下室中寫著東西來做為告解;他是一個討人厭的官僚,也知道自己很討人厭,一生都在想辦法讓其他人過得更痛苦,憤世嫉俗、自大、虛無。

這不就跟奧伯隆很像嗎?嘔吐物中爬出的蛆蟲,無用的垃圾堆中誕生的王子,作為不列顛的終末裝置,如果把他的能力去除掉,也就只是個社會殘渣中的敗類而已。

實際上,他的能力也不能說有多強;雖然奈落之蟲可以吞食世界,但只是一個玻璃大砲,受到一發龍炎就破了,因此在摩根與祭神尚存的時候,他才不能隨意顯示自己真正的模樣。

虛無主義


就是對價值、意義與希望的激烈否定,不相信任何事物。

回到最一開始的問題,人活著的意義到底是什麼?如果每個人停下腳步好好思考這個問題,很容易得到人活著根本就是無意義。

你心中的慾望是基因賦予你的生存本能,你心中夢想的渴望是社會賦予你的追求目標。

因為看透了一切,所以不再相信任何東西;就像是其他英靈對於他的評價

安徒生:「畢竟那個男人所懷有的空洞,也同時是每個人都擁有的啊。」

阿爾托利亞.阿瓦隆:「我的宿敵,我的同胞啊。同樣身為幻想,我並不了解人們,但他卻了解得過於透徹了。」

殺生院:「妖精王奧伯隆——那並非空想,而是個徹頭徹尾,毫無真實之處的無底大洞。」

就如奧伯隆的絆資料所描敘的:「全ては夢まぼろし。ここで起きた出来事は真実に値しない——」

一切都是夢,一切都不是真實的。

但就算是厭惡世間一切的奧伯隆,依然有身為終末裝置的使命與目標存在,單就這點來說,還是與虛無主義有很大的區別。

而且他最後還是成功讓不列顛毀滅了,雖然只差臨門一腳就可以順便毀掉泛人類史,但也算有達成自己的使命了,還讓立香不用弄髒自己的手;從他最後的話來看,雖然落到了永恆的地獄裡,這也可以說是他對於自身宿命的反抗吧?

星の生まれる刻


這顆星,說的是阿爾托利亞在無名之森遇到的那位無名妖精,也是藤丸他們在奈落黑暗深淵中看到的渺小星光。

擁有妖精眼的阿爾托利亞,在惡意的風暴中,唯一遇見的那顆星星。

在無名之森中,失去名字與生存意義的妖精,她的名字叫做希望;因為不列顛的未來已經沒有希望,因此失去存在價值的她也即將死去。

而她就是以妖精眼看透世間惡意後的阿爾托利亞,在不列顛中唯一的救贖。

雖然這個妖精很快就變成了摩斯,並且被那個男人殺死了,但她已經在阿爾托利亞的心中留下名為希望的星光。

也讓她在最後一刻,選擇成為守護者,前來幫助深陷奈落陷阱的藤丸他們。

故事的最後


一行人在甲板上看著湛藍的天空,一起回想歷經的種種。

就算只是空想,也是有意義的。

雖然我對於蘑菇給的答案還不算滿意就是了w

接下來就是南美洲異聞帶,以及異星之神了,大概也是蘑菇主筆吧?就讓我們好好期待吧!

大家也要好好照顧跟我們一起回家的巴貝喵啊!


回到最上面   新評論

第 
 頁